美国政府考虑对13类中国纺织服装产品设限

2015-11-20 15:44:49 来源:娱乐天地

一种说法在民间流传:到目前为止,阜阳市干部中已经有两位省部级、8位市委常委、11位厅级领导干部因腐败落马。

民间的舆论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更多的版本。阜阳市老年大学的一位姓李的老干部告诉记者,已经发生的事件表明,只要阜阳市的群众议论本地的某位官员有问题,那么这位官员迟早要被关进牢里。180多名科级以上涉案官员被查处前,民间都有数种说法,而无论哪一种版本的传言最后都被事实所证实。王昭耀、萧作新、李和中等案无不如此。

“此前,整个颍上县各单位、各部门的干部几乎都或多或少地与他们有着纠缠不清的瓜葛。”11月15日上午,现已调到另一个地方任职的前颍上县一位高层官员告诉记者:在张、徐案发前后,很多人根本无心工作。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有200名党政干部涉案,给社会和民众带来巨大灾难和难以弥补的损失。这涉及到地方党政机关的决策和工作绩效问题、地方公务员的任用机制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王晓毅研究员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阜阳,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件,传媒界要想从官方或者权威途径证实一些消息是相当困难的。上述案件的阴影一直笼罩在当地舆论界的头上,这是阜阳社会生态体系癌变的最直接证据。”

安徽省比较前卫的主流媒体《江淮晨报》的记者万毅说:“11月4日中午,太和县皮条孙镇派出所所长王礼,在工作日内违背公安部五条禁令,酒后驾车撞死人后又逃逸。接到报料后,我们向太和县公安局求证核实遭到了拒绝。”他说,此消息一直被封锁了5天。最后他还是从现场目击者、遇害者家属等那里了解到当时的情况。

据记者了解,今年5月底,涉及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犯罪的“窝案”公开开庭审判时,所有来此采访的记者都被相关部门热情地接待住进当地条件最好的阜阳国际大酒店。而后公安部门及保安公司以“保护记者安全”为由,把记者全堵在了酒店内。

“我们要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和及时准确的消息,就得收集各地媒体的信息,自己分析。”家住阜阳市二里井新村的市民郭宾告诉记者,由于地方政府或者权威部门不及时发布相关消息,全国各地传媒的消息来源各不相同,同一事件的说法又各有依据。作为案发地的群众,他们根本无法判断哪个消息更加权威和准确。

“权威部门面对媒体的采访不是阻拦就是失语、或者干脆保持缄默。”中央电视台“聚焦三农”栏目组的记者张自显曾多次到阜阳采访。他说,阜阳市民有权利了解本地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内所发生的一切动态信息,但是他们的这种权利很多都已经被剥夺。

《颍州晚报》一位资深记者感触颇深:“我们并非不报道或者不敢报道,而是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下无法正确把握舆论导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记者了解到,萧作新等案件发生至今,阜阳市只是组织党员干部内部观看了“警示教育”录像片。检索近年来地方报纸的合订本,地方主要媒体发布的相关消息至今总计不到10条。

阜阳市政府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这么多的官员涉案,对于900万人口的阜阳市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表示,一波接一波的冲击太过强烈,舆论方向稍有偏差就会造成混乱的局面,根本不利于地方政府开展工作。

一位在当地政府宣传部门工作的女士认为,阜阳市的系列案件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置身于旋涡的地方党政机关,为了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

双方各执一端,但都无法阻止事实的出现:因得不到确切消息而产生的各种猜测、传言甚至谣言在民间流传甚广。

“走进大街小巷或者乡村阡陌,对同一事件的说法有十几甚至几十种版本。”新华社记者周立民在采访太和农民高帅被打死在看守所之事后,深有感触地说:“权威部门失语,谁能给谣言正本清源?”

阜阳市宏大律师事务所是安徽省十佳律师事务所,也是全国法律援助机构的核心成员单位。该所著名律师蒋祥爱主任说,由于官员的腐败而使普通民众无法公正地受到法律法规的庇护,因此他们宁可通过各种关系疏通司法执法办案人员,也不愿走法律维权之路。

阜阳市太和县三塔镇75岁的农民赵方全的儿子,被本镇农民解书华伤害致死。赵方全及家属为此上访了8年。在今年安徽全省的领导干部大接访活动中,在刚调到太和任公安局长的柳西才亲自挂帅情况下,才将凶手缉拿归案。

该市阜南县张寨镇的农民张子海,也走过了漫长的8年上访之路。他与县政府的经济纠纷案件经过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县政府24万元欠款却被主办此案的法官薛懿贪污。8年上访之路让张子海倾家荡产。最后在一位湖南籍全国人大代表和媒体记者的帮助下,此款终于被讨回,薛懿被判处无期徒刑。

安徽省政府信访接待处一位值班的官员告诉记者,阜阳市的上访群众对地方执法和司法部门缺少信任感。“有些上访人反映的问题根本就是法律诉讼或者刑事案件,信访部门根本无法解决。”

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退休的政工干部说,司法执法机构缺失独立性,根本就无法保证当事人的公平地位及合法权益。“政府官员干扰司法执法的行为在阜阳并不鲜见,谁还会相信司法公正?”

“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从副院长到刑事庭、执行庭等正副庭长及一般法官,众多涉案人员被判刑;该市公安局从前局长、副局长到原交警、巡警支队长及至一般干警被送审,这些代表国家专政的政法机关的腐败现象严重破坏了法制生态环境的平衡,法制秩序会好到哪里去?老百姓又怎么敢相信他们?”安徽省社科院韦伟院长认为,法制生态体系的失衡,直接导致了更多社会矛盾的产生。这种危害深远影响到社会的建设步伐。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郑杭生说:“官员腐败的形式一是不作为,二是乱作为。‘不作为’严重浪费社会公共资源,而‘乱作为’则以牺牲社会公共资源为手段谋取个人或局部利益。两种形式的腐败都是以社会公众利益为代价的。”

“从1996年至今,阜阳市因官员腐败而引发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当地经济的发展。”安徽省统计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张健曾多次对阜阳进行工作调研。他认为,大京九市场等大量政府划拨的国有土地引发的问题,成为那些腐败官员案发后遗留给新一届政府极为棘手的问题。

记者站在阜阳市最繁华的颍州路和颍河路交叉处的天桥上看到,在距离天桥10米远的东北角,是一圈低矮的临时搭建的房子。在这些房子的后边,被阜阳人称为核心商圈黄金宝地的汽车站原址,枯草丛中垃圾遍布。而这里已经被拆迁达七年之久,如今只剩下10000多平米的荒地,极不协调地处于最繁华的城市商业中心。

在此修车的一位中年师傅说:“都闲置七年了,当初那些当官的根本不考虑工程细节问题,开发商都跑了!还不是腐败造的孽!”

阜阳市建委和城调队的官员证实,2003年之前该市重大建设项目所遗留的问题几乎都与官员的腐败有关。而问题并不仅限于此,上述腐败官员执政期间因为统计数据造假,形成的灾难性后果是最为明显的诟病。

国家统计局总工程师姚景源是“萧王腐败案”案发后的阜阳第一任市长。他说,当初到任时根本搞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统计数据中会有那么多的水分。

该市临泉县的邢堂镇1999年的工农业总产值上报数据是21亿元,在接到群众举报后,省有关部门派出工作组核查,结果发现连7亿元都不到。

“后来,一位官员向我说了实话。”姚景源说,这位官员告诉他,阜阳市的统计报表不是由下而上进行综合统计测算,而是“市里定调子、县区定框子、乡镇填表子”,把统计数据作为任务从市里向下进行分解。

颍上县一位原在建颍乡任职的官员告诉记者,1997年底,该乡的统计报表共上报了9次,改了20多次最终才“交差”。他说:“我们报虚了害怕犯法,报实了上边要摘乌纱,不报又不行。因此,每逢统计报表时就犯愁。”

“造假统计数据并不单纯是为了突出政绩,影响甚是恶劣。”姚景源说,阜阳的假数据竟然冠冕堂皇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并通过人代会表决后公开上报给了省政府!另外,当时的地方财政、农村税费等征收是依据统计基数按比例提取的,这样造假的结果既给社会特别是农民增加了负担,也给乡镇政府造成巨大的压力。阜阳市直到目前仍有70%以上的乡镇出现巨大的财政黑洞就是由此造成的。

在腐败和要政绩的背后,阜阳市有限的社会公共资源被严重浪费,直接阻碍了地方经济的发展。那些至今未能发挥效益的众多项目工程,如同遗留的疮疤,昭示着那些腐败官员对这个城市的戕害。

大批官员腐败落马,对于阜阳人民来说未尝不是好事。大乱必大治,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但是,由此造成政治、舆论、经济、社会等生态体系严重失衡的结果,对于阜阳人民来说,这个代价已显得太过高昂。

本报讯(记者良子)11月29日晚上10时30分左右,保亭保城镇村民、40岁的黄庆文在保城镇喝完喜酒回到妻子在热作所11队的家。当他走进院子,看到房间里没有灯光,房门从里面锁上了,他以为妻子已经睡下,便打开后门门栓,从厨房走进卧室。让他大吃一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正抱着自己的妻子睡在床上,两人睡得很熟,连黄庆文走进房间竟全然不知。黄庆文火冒万丈,大骂道:“狗男女,你们还睡!”睡在床上的一对男女被黄庆文的骂声惊醒,偷情男子慌乱从床上跳下,连鞋都顾不上穿往后门奔去。

黄庆文从后面抓住偷情男子,从身上拨出一把胶刀朝男子身上捅了两刀,女子大叫着抢丈夫手上的刀,男子捂着受伤的刀口,跌跌撞撞跑到厨房,蹬着厨房的水管爬过天井上了厨房的房顶上。男子没走几步,一头栽在厨房房顶上。

黄庆文随后持胶刀潜逃。惊魂未定的女子见状,急忙跑到隔壁邻居家打120急救电话。120到后检查,偷情男子脾胃、肺部中刀,已经死亡。

当天晚上10时40分许,接到案情报告后,保亭县公安局陈俊局长非常重视,立即与新星农场公安分局局长林松、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梁鸿带领县局刑警大队、新星公安分局赶赴现场。到达现场后,前先到现场的城南派出所所长邹金忠对案情作了简要的汇报。

据现场调查,死者名叫韦×春,男,40岁,广西容县人,与妻子同是保亭热作所11队临时工人,住在11队。当晚9时许,韦×春在邻居王某家喝酒,酒后二人睡在一处,王某的丈夫黄庆文回家见二人同睡一床,黄庆文怀疑韦与其妻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便从身上拔出胶刀捅死韦×春。

了解情况后,陈俊局长与分局局长林松、副局长梁鸿、刑警大队大队长蒙伟雄等人对案情进行分析,认为这起案件作案时间短,发现时间早,犯罪嫌疑人不会逃离太远。局长陈俊立即责成成立专案组,在相关道路、山道设卡堵截,展开大范围布控,对黄庆文实施抓捕。同时对全县公安民警、各辖区派出所发出了紧急动员追查令。

第二天早上7时30分许,无路可逃的黄庆文在该队一香蕉园内被搜捕组民警抓捕,从其躲藏的地方附近找到了一把带有血迹的胶刀。

经审讯,黄庆文对其持刀捅死韦×春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交代了他作案的全部经过。

“早跟老婆离婚就好了,现在我真后悔,为了这样的女人犯了大罪不值。”被押于保亭公安局看守所的黄庆文一脸懊恼。

戴着手铐的黄庆文较清瘦,皮肤黑。据黄庆文介绍,他夫妇是在1997年到农场割胶的,当时小孩也跟着到了农场。去年因孩子要在村里上学,他回到村里承包了一块橡胶地,因村子离队里有20多公里的路,所以他只能10几天到农场与老婆团聚。

“如果我不离开农场,老婆不可能被韦×春勾上,过去我老婆还是很本分的。”黄庆文不容置否地对记者说。黄庆文说,一天凌晨6时许,他来到老婆割胶的地方,他看到韦×春在橡胶园帮老婆割胶,当时他觉得非常奇怪:一大早韦×春怎么跑来帮老婆割胶呢?后来,他觉得韦×春对他特别客气,常常买些酒菜到他们家喝酒,喝酒时还很亲热地挨着他老婆坐,当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次,上午9点多钟,我来找我老婆,见房门关着,推门看到韦×春在我家,两人在聊天。看到老婆看韦×春的眼神,我感觉两人不对劲。韦×春见我回来,没说几句话就走了。”黄庆文说,他们村子的人跟他说,他老婆跟韦×春相好,起初他不相信,后来见到老婆常与韦×春在一块,他就开始怀疑。他问过他老婆多次,但老婆不承认,黄庆文为此要将老婆带回村,但老婆不同意,说是在农场割胶每月能赚六七百元钱。

“每当村子里的人说我老婆跟韦×春好,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觉得很没面子。”黄庆文承认为此他打过老婆,老婆也提出过离婚,但他不肯跟老婆离婚。“孩子还小需要她照顾,再说,我们这个穷地方讨一个老婆不容易,很多男人讨不起老婆。”黄庆文一脸无奈地说,黄庆文说他几次警告过韦×春,一次他到韦×春家指着对方说,如果再勾搭他老婆,他就杀了对方。为此,他也到农场找过队长反映过,但队长让他拿出证据。

黄庆文说,11月27日、28日晚,他从山寮回来与妻子住了两晚,29日他告诉妻子要去替妻子割胶,并且准备返回山寮,但中午的时候,他到保城镇西舍村去喝喜酒喝多了,不想回去,晚上就回家睡。没想到韦×春抱着他老婆睡在床上。

黄庆文说,对方欺人太甚,那天他喝了很多的酒,怒火上来失去了理智,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三个孩子今后生活该怎么办。

几经周折,记者在保亭一农场见到了36岁的王某。王某长得还算清秀,白色衬衫,下穿紫红色长裙。

王某承认了自己与韦×春的两性关系。“他人好,体贴人,如果他离婚,我就嫁给他。”王某说这话时没有丝毫的愧意。据王某介绍,她与丈夫黄庆文都是保亭乡下农村的,两人自由恋爱,于1987年结婚。他们曾有过幸福生活,但丈夫性情多疑,心胸狭窄。几年前,因丈夫回到村里承包橡胶地,她一人留在农场割胶,橡胶园离队里有十几公里,走路要走30多分钟,每天凌晨2点钟就开始割胶,干到7点多钟。韦×春是她的邻居,看她辛苦,就帮她干些活。王某说,刚开始,她与韦某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但农场的人无事生非,说他们乱搞男女关系。丈夫知道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她。王某说,丈夫酗酒成性,醉酒后就打她。

“夫妻间就怕动手,这样很伤感情,后来我跟韦×春真的好上了。”王某说,她与韦×春有了性关系后,她也曾想过不能长期这样下去,想与对方分手,但韦×春不同意,他说他爱她,要跟老婆离婚,娶她做老婆。有一次,王某提出与韦×春分手,对方当着她的面哭了起来,说她为什么不相信他,他用命来赌他爱她。因两家是邻居,韦×春常常在半夜来找她,她没有办法。

王某说,当丈夫捅死韦×春后,她心里很难过,忍不住哭了,不管怎么说,韦×春罪不该死,最起码对方曾那么爱她。如果韦×春不死,能够离婚的话,她愿意嫁给他。

死者韦×春的家与王某家仅隔两户人家。韦×春满脸憔悴的妻子韦某看着丈夫的遗像泪如泉涌。韦某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时那个女人不好,是她害死了她的丈夫。

韦某告诉记者,她与丈夫都是广西容县人,4年前来到保亭农场割胶,他们有一个17岁的儿子在广西做工。韦某说,她与丈夫结婚23年了,他们夫妇感情很好,丈夫从没打过她。韦某说她知道丈夫与王某的关系,曾问过丈夫,但丈夫不承认,她不敢去找王某,怕丈夫骂她,丈夫也从没有跟她说过离婚的事。韦某说丈夫的骨灰已送回了老家,不久她就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北京消息“‘十一五’是确立资本市场重要地位的重要时期。‘十一五’的开局之年即将到来,我们必须摆脱似是而非的扩容恐惧,明确恢复资本市场融资功能的预期,尽快恢复和优化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女士日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左小蕾认为,要在“十一五”期间确立资本市场重要地位,恢复和优化资本市场融资功能是重要标志。当前,应尽快明确预期,开展相关研究并尽快恢复和优化融资功能,这能在客观上保证股改的顺利进行。

记者: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了“十一五”规划开局之年,即明年的主要经济工作,但在公布的会议精神中,并未直接提及资本市场,对此您有何看法?

左小蕾:如果从字里行间仔细体会会议精神,就不难发现,资本市场将在明年乃至“十一五”期间的经济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业界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些重要作用,把握机会,确立资本市场在我国经济发展和改革过程中的重要地位。

首先,从金融体制改革来看,金融业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间接融资比重过大,风险过度集中于银行机构,使得金融业的发展处于不稳定的生态中。我们要改变这种格局,就必须逐步扩大直接融资的比重,充分发挥资本市场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功能,为我国的金融体制改革作出贡献。

其次,我国的财政政策在保持稳定的前提下正面临向公共职能的转型。财政职能的转变,必然要求原来由财政支持的资金更多从资本市场筹集,使竞争性领域更多由社会资本来完成,政府真正从竞争性行业和领域退出,这也要求资本市场发挥作用,把政府不该掏的钱,通过资本市场形成补充,解放财政,使其将资金有效运用于其他方面,比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

再次,要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建设,也需要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资本市场通过发挥其改善资源配置的功能,能够在总体上提高经济运行的效率,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