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数字节目开播后应保留模拟频道

2015-12-23 04:11:18 来源:娱乐天地

七份疑窦重重的证言已经影响了司法机关的审理判决。此时,绥化警方决定以涉嫌伪证罪,对张娜、费英(化名,费福坤的妹妹)、贾生等人初步进行侦查。

2004年春,绥化警方侦查员再次赶往北京,准备再对证人询问,但张娜和贾生已经不在以前打工的单位,而且另外几个证人也无从查找。在京寻找了15天未果,侦查员返回绥化。

2004年9月,绥化警方对张娜、费英、贾生等人以涉嫌伪证罪正式立案,并派人再次进京进行抓捕,未果。

2004年9月15日,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费福坤一案,在法庭门后出现一神秘女子,此人正是警方要找的张娜,警方立即将其控制住。经审讯,张交代了自己和费英合谋作伪证的经过。

原来,费福坤声称有证人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后,律师联系费福坤的母亲,表示要到北京去取证。几天后,正在哈尔滨卖服装的费福坤的妹妹费英赶到绥化与哥哥的律师见面。

2002年6月25日,远在北京打工的费福坤的妻子张娜接到小姑子费英打来的电话:“二嫂,你如果能找到人证实2001年5月到7月我二哥在北京,他就没事了。”放下电话,张娜陷入了矛盾中。明明知道丈夫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看在两个人还有一个女儿的份上,张娜当天下午就给费英打电话,答应帮费福坤找“证人”。

后来,费英向警方交代,她平时与费福坤很少联系,当时也没问张娜那段时间二哥是否在北京,自己也不知道费福坤当时到底在哪儿。

6月26日,费英带着两名律师赶到北京,张娜接站。把律师安排好后,张娜领费英回到其在海淀区蓝靛厂租住的房子。

6月27日,张娜、费英分别打车接来了两男两女,其中有张娜2001年初在海淀区一练歌房认识的北京人贾生(化名)。费英对车上的两名“证人”说:“费二(费福坤)是我二哥,你们都认识,证实他在北京就行。”当天,两名律师在海淀区某宾馆405房间内对张娜及其找来的四个证人进行了取证。这四个人都说,2001年5月到7月在北京见过费福坤。其中贾生还说得很具体:那段时间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打扑克。

6月28日,两名律师又到张娜租住处取证。房东王某和住在张娜隔壁的某大学自考生谢艳也“证实”了费福坤那段时间在北京。

2004年10月12日,在北京警方的配合下,绥化警方在贾生的家中将其抓获。贾交代,自己以前对律师和警方所说的,都是张娜告诉他那样说的,对当时费福坤的行踪他也不清楚。

警方对伪证涉案人员进行抓捕的同时,绥化市人民法院对费福坤案进行了宣判:费福坤犯有抢劫、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

据北林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唐德明介绍,因为这几个人两次向律师和警方出具虚假证言,致使费福坤抢劫、强奸案被迫多次延期审理,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拖延达两年半之久,严重影响了刑事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这起伪证案参与人数之多、涉案情节之重,在当地近些年也很少见。作伪证的几个人法律意识淡薄,都是出于亲情和朋友关系说了假话,他们当时并没意识到这是犯罪。

2005年3月16日,法院对伪证案进行宣判:张娜、贾生犯伪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两年,费英犯帮助伪造证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人均被宣告给予相应的缓刑。本报记者李长彦

本报今天上午消息实习生陆劲松,记者喻彬、梁克毅报道:今天上午,香港华娱副总裁耿为民的“死亡约会”有了下文———广州中院一审宣布:第一被告周云(化名)和第二被告王宝珍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第三被告周芳萍被判15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三名被告共需赔偿31万元。

在今天的第三次开庭中,周芳萍相貌平平,短发稍胖,左脚略瘸;王宝珍身高和周芳萍差不多,一脸秀气,长得比较漂亮,耿为民就是对她“情有独衷”,她听到宣判结果后当庭晕倒;17岁的周云身高约1.7米,长得比较健壮。据了解,香港华娱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副总裁、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耿为民在去年4月6日,被周云、王宝珍和周芳萍三人以上网聊天的方式约到广州华安酒店。耿在喝下掺和了三唑仑(迷药)的啤酒后,被三人洗劫了财物。次日,苏醒后的耿为民忽喊救命,周云惊慌失措下杀害了耿。今年1月26日,广州市检察院以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对17岁的少年周云和22岁的王宝珍、周芳萍三人提起公诉。3月3日广州市中院开庭进行了刑事审理,3月23日市中院第二次开庭进行了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赔偿诉讼的审理,原告张某(被害人耿为民之妻)向法庭提出对三名被告索赔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等100万元,精神赔偿100万元。

三名被告周云、王宝珍和周芳萍均来自江西老区安福县横龙镇。在当地,乡亲们都纷说他们是好孩子、好学生、好班干部和好老师,但这三位山里的孩子却利用了标志着现代文明的电脑网络作为杀手锏,用玫瑰和迷魂汤侍候了渴望“一夜情”的华娱副总裁。昨天,周云的父亲告诉记者,其子本无杀意,恳请法院从轻发落;而周云的辩护律师邹先生也表示希望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人保护法》为依托,教育为主、惩罚为辅来对被告从轻判处。今天上午,一审宣判后,原告张某情绪激动,当庭提出上诉;周云的律师认为该判决对未成年人来说稍重,周云的父母当庭提出上诉;王宝珍和周芳萍的辩护律师表示要征求她们家人的意见后再决定是否提出上诉。而31万多元的赔偿金额,辩护律师也认为,被告的家庭可以接受、但难以承受。

本报讯(记者忻愚)昨日,记者从权威渠道得到消息,紫江企业(资讯行情论坛)股权分置改革导致的股权变更事宜受阻,至今,商务部仍未作出同意的批复。

珅氏达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注册于香港,持有紫江企业总股本21.30%的股份,为紫江企业第二大股东。紫江企业实施股权分置试点方案将导致公司股权变更事项,因为涉及外商投资企业,股权变更需要得到商务部的批准。据了解,6月13日,股东大会通过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方案后,紫江企业就向商务部提出股权变更事宜,但由于有一些沟通上的问题,商务部迟迟不作出同意的批复。证券业内人士呼吁国务院有关部门应在股权分置改革上形成共识。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缘,让双流大林镇百年古寺大林寺的第一代住持现身于寺院内。而让包括现任住持在内的所有人惊讶的是,住持现身的载体既非木棺,也不是陶罐,而是一只非常罕见毫无缝隙的石缸!

昨日,本报记者闻听此讯后即刻直奔100公里之外的大林寺。只见这只神秘的石缸镶嵌在“念佛堂”附近距离地面2米多高的土层中。几名正修建围墙的工人介绍,他们前天挖土时发现了这个石缸,细看石缸外面还有凸出的一些字,其中“和尚”两字依稀可见。因担心是宝物,工人们便不敢再动,石缸也只悬空露出土层一半。

记者爬上土坡近距离观察石缸发现,石缸高约1.3米,两头小中间大,最大直径约50厘米,正面雕刻的凸起部分确实有字样,但大部分因年代久远磨损而不可辨认。更令人奇怪的是,石缸顶部及其表面找不到一个开口,无一处缝隙。

大林寺86岁的老住持孙觉明前来解开了谜团,他说,这只石缸应该就是大林寺第一代住持的“冢”,距今至少有200多年,“石缸里面应该装的是这位老人的尸骨,可惜他的名字不可考证了。”但石缸为何无缝的问题,连孙觉明住持也不能开解。

为表示对石缸内老住持的尊敬,寺庙决定改变围墙修建路线,不再惊扰石缸,最后将石缸原地掩埋。(记者蔡宇摄影报道)

不知道“芙蓉”的喜剧要导向何方,也不知道这媒体的狂欢何时结束。芙蓉姐姐对自身的认知有偏差,网络对芙蓉的认知也有偏差,这一切,也许会导致网络上的漫画一般的“芙蓉”被狂欢式地追捧和嘲讽,而现实中的“芙蓉”被悄然忽略。

尽管芙蓉姐姐从小就认定,出名是迟早的事情,但她还是没想到自己会“红”得这么快。

来自陕西,游荡在清华、北大的边缘人,考研三次失败,暂时在一个出版社当图书编辑,用她的话来说,“时候未到,蛹还未能变成蝴蝶”。

她有着高蹈的理想:如果有名了,我就设一个“希望工程”的版块;还要推广自创的健身操,让大家的形体不要在电脑面前失去挺拔;还想主持电视节目,教女孩子怎么打扮自己,教她们如何自我保护。

“你看我的鞋,我的衣服,我的牛仔裤上的绣花和珠子!”她忍不住“嗖”地站起来,转了几个圈,“秀”着她身上的衣服,如同一个小女孩般,向女伴炫耀着她的新衣,挺胸翘臀,笑意盈盈,眼里透着自豪与得意。

她热衷于展现自己的美丽。她完全相信,这一切源自于她的内心世界的丰富。

“我相信,在茫茫人海中,我的出现一定可以使你眼前一亮……”芙蓉姐姐傲然挺胸,而几乎每一个路过的男人,都忍不住看她一眼——一个长发的、丰满的女人。薄纱似的无袖粉色上衣,紧身的牛仔裤,把她的身段包得紧紧的。

当她安坐于我们面前,开始笑,开始说话、划手势,开始炫耀、诚恳、悲切、快活。她讲了三个小时,喝了三杯果汁。她不停地觉得好笑,笑出声,到很大声,动以手势,眉眼飞舞。

她还是和网络上流传的照片红人,不大一样。她变得更生动,也更简单,同时令我们疑惑:那些隐秘的、她自称从未吐露的、比她遭遇的车祸、身体之痛还要强烈的痛苦,究竟是什么?

“清水芙蓉+黑桃皇后+水媚妖姬=火冰可儿”,这是网民对芙蓉姐姐的一个认知。

“我那妖媚性感的外形和冰清玉洁的气质(以前同学评价我的原话)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众人的目光‘无情地’揪出来。我总是很焦点。我那张耐看的脸,配上那副火爆得让男人流鼻血的身体,就注定了我前半生的悲剧。我也曾有过傲人的辉煌,但这些似乎只与我的外表有关,我不甘心命运对我无情的嘲弄,一直渴望用自己的内秀来展现自己的内在美……”

芙蓉捂着嘴笑了:我从小就是与众不同、心高气傲的女孩子啊。因为自己喜欢跳舞,还有我的身材,身上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她热情地站起来给我们做示范:你看啊,只要挺胸,把肩膀往后拉,微笑着,然后直起自己的腰,就会表现出一种很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很高贵。

2005年年初,芙蓉姐姐“令人喷饭”的照片、以及“狂舞清华”的视频片段在清华、北大、天涯……无数个BBS上转载。由于“粉丝”众多,“芙蓉教”应运而生,芙蓉姐姐被尊为“教主”,粉丝们自称“小莲蓬”,夜以继日地八卦着芙蓉姐姐的点点滴滴。“有几个mm,敢像她那样,不化妆上镜?有几个mm,不是迎合世俗,迎合时尚,迎合男人的眼光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芙蓉姐姐是我们的教主,是我们的偶像!”

一时间,看热闹的,起哄的、反对的、挖苦的、义愤填膺的皆有之,整日在BBS上争吵不休、热闹非凡。更有趣的是,有人编撰“芙蓉教”的“入门手册”,还有人本着理工科的实证精神成立了“研究生课程”,以考证芙蓉姐姐的真实生活。

众说纷纭,有一点似乎是许多人都同意的:芙蓉姐姐是一个超级“自恋”的人。

“我自恋吗?”芙蓉姐姐神情无辜地反问我们。“我觉得这是自信。我是高雅的,在‘迪厅’里,大家都不敢侵犯我。”

她也诚恳地反省:“我的五官不够好看,脸上最不好看的就是鼻子。”她捂住了鼻子,“我的皮肤因为没有休息好,发暗,不够白了。”“最近腰上也有赘肉”

对于那些骂她的人,她感到有些伤心,并昂然表示:“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有用的,我要坚持做自己,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让他们内疚,让他们知道我一点都不软弱。”

“还有人要我去看心理医生。其实我看过心理学的书,自己就是业余的心理医生,还帮助过别的女孩子。”她反唇相讥,“我觉得那些在网上胡乱骂人的人,才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太好玩了!”在北大教书的青年教师胡续冬每天给学生上课,经常讨论的就是关于芙蓉姐姐的BLOG、贴图、八卦的最新进展,“芙蓉姐姐绝对不是文艺青年,她基本上还是一个与都市时尚、与80后的炫酷艺青气质并无关系的前小资时代的淳朴女青年,但她却成了目前北京市海淀区最前沿的大学文艺生活的关键词。”

为此,本刊记者采访了“芙蓉教”的一个“小莲蓬”,刚刚完成论文答辩的清华硕士bigapple。

——就是好奇啊,觉得她特好玩,就想看看在现实生活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生存的。

——开始就是觉得好玩儿,现在越来越觉得她了不起了。她面对那么多的指责诟病,也没有还口,心态挺好的。

——我觉得他们特别不对,一群人围攻一个人,这是文革作风——她怎么说也是一女孩儿啊,挺单纯的。开始他们可能觉得芙蓉就是一个属于清华以内的笑料,结果现在,芙蓉火了,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了,他们就接受不了了。

——大概是极度自卑吧,然后就产生妄想。但这也就是她的一个阶段而已,最近的表现跟普通女孩儿并无二致啊。

从网上流传的“自传”来看,芙蓉姐姐(也叫林可)的个人世界是自成一体的。她构筑了一个完整的自我世界,她热烈地赞美这个世界,从中得到精神上的休憩和满足。她选择性地接受了别人对她的评价,有效地进行了筛拣,只留下了美好的一部分给自己。令人惊讶的是,初中时同学一句“美黛玉”的戏言,让她十几年后仍然铭刻在心,不能忘怀,成为证明自己“美丽”的证据之一。

林可吃过许多苦头。1997年6月12日的车祸,她的手、脚粉碎性骨折。她给我们看她的左手(手上的饰物据说是为了遮掩伤疤),讲述当年的伤情。“还留下了内分泌的后遗症”,“皮肤和容貌也大不如前”。

提到父母时她言辞简约,“我很崇拜他们,他们给我很多感动。我们家是三个孩子。”“我从小不合群,有一种‘幽怨’的气质。”

考研的时候,她很节省,住在北大清华附近的平房里。有时就买一些蔬菜,用白水煮来吃。房东欺负她,她也忍受了。没有澡堂洗澡,她就洗冷水,有时冬天也用冷水洗澡。她买许多衣服,但经常,一身衣服连带鞋子才20元,可是“很漂亮”。她是一个有尊严的人,网上流传她在清华某系跳舞的视频,她解释说自己并非不速之客,是系里有人邀请她去的,因为当时“她在北大跳舞很有名”。

现在比过去好。她终于明白考研并不适合她。她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做教育、经济类的图书,她相信自己有各种禀赋,跳舞、唱歌、写作、插花、做饭,而自己身材、容貌、气质都“很出众”,而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比她小5岁、身高1.82米的“哥哥”。

“哥哥读研一,平常忙,少上网,也不去看BLOG。他非常爱我,毕业后要娶我。我是一个很自重的女孩子,不会让男孩子进我家门,拉手也不让。现在很多男孩子是从性发展为爱,而不是从爱发展到性。”

“他有时到我家,帮我洗衣服,因为我的手受过伤,不能用力。我则帮他剪头发。”她笑嘻嘻地:“我觉得哥哥不够白,不够有才华,不配我,我要跟他分手呢!”

一个心理学系的学生推测:芙蓉姐姐生活在自己编织的梦幻中,拼命用自己很强的一面来掩盖自己很虚的一面。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心理学说过,潜意识觉得自己无能,所以会拼命去证明自己全能。如果幻梦破灭,这样的打击会非常大。

林可含糊其辞地表示,“那些比车祸本身还要痛苦的事情我不会说出来,也许到死了之后才说。”“我不想让别人因为我受过的苦而可怜我。”

芙蓉姐姐在给一个不期而遇的粉丝签名的时候,写下“林可”二字,上下排列,看起来就像一个“梦”。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