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运新秀何冲男子1米板摘金 奥运冠军失误仅列第5

2016-04-22 12:26:58 来源:娱乐天地

对于上半年CDMA的巨额补贴,联通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佟吉禄解释认为,这个数字背后是联通CDMA转型策略正取得成功。他表示:“今年上半年31.2亿元的摊销主要是因为去年年末有47.5亿元的手机待摊,事实上联通今年新增的手机补贴只有25.5亿元。”

联通管理层对公司GSM和CDMA两大网的发展趋势都颇感欣慰。上半年联通ARPU值全面转好,GSM的ARPU值甚至出现上升势头,从去年下半年的48元上涨至今年上半年的49.1元;CDMA的ARPU值下降势头也得到控制,仅比去年下半年下降了2.1元,至78.1元。

常小兵评价说,无论GSM还是CDMA的ARPU都比预期要好。他把这种好转归结为几家运营商更理性地对待市场竞争,以及公司在提高客户质量方面的努力。但他同时指出,从长远看,ARPU值的总体趋势肯定是下降的,只是趋势会更缓和——这才是联通乐观其成之处。

不过常小兵坦承,联通的盈利能力仍有限。“我们认为现在50.1%的资产负债水平仍然偏高,所以,跟以往一样,半年不派息,今年年底是否派息要看全年的业绩而定。”

分析师普遍认为,中期财报披露的CDMA巨额补贴显示联通在CDMA业务方面尚有改进空间。

佟吉禄表示,中国联通从今年年初开始提出了明确的发展模式——实施转型,尤其是在CDMA销售模式上要提出一个总体转型的要求——效益领先,实施有效发展。在发展过程中,作为联通管理层,既要关注用户的发展数量,本质上更关注用户发展的质量。

佟吉禄说,我们已经注意到今年上半年CDMA的增长与去年相比确实在放缓,但是仍在管理层预料之中,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决定在CDMA营销模式上要实施转型。具体来说,就是要使联通的营销支出和收入相匹配;同时通过采取各种有力措施,大幅度地压缩终端补贴,直至把终端补贴和手机终端脱钩。“我们在全力推进手机终端按照市场价格顺价销售,同时使CDMA的补贴和CDMA用户对于联通的贡献相挂钩。”佟讲到。

在压缩终端补贴成本方面,联通的做法是不再经营手机,所有的手机都将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联通华盛公司销售和经营。此前媒体已经披露,联通华盛的终端采购策略是高中低端并举,通过定制、集中采购实现与终端厂家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业内人士表示,成立华盛的另一个原因是,联通认为,单纯依靠社会渠道来保障CDMA的售后服务难以让用户放心,因此打算把联通华盛打造成全国统一的售后服务品牌,增强用户对CDMA的信任感。

佟吉禄表示,在转型过程中,市场、营销渠道、经销商、代销商的接受程度仍会有一个过程,这一过程他们已经有所预计。但从今年1-6月的发展数据来看,CDMA发展的数据无论是从2004年第4季度或是现有的水平来看,绩效水平都在改善,“下半年我们会加大渠道工作力度、品牌的宣传力度和增值业务的推广力度,相信CDMA用户的发展会有稳步的回升。”

联通执行董事兼总裁尚冰对记者表示:“在竞争的市场上,任何一个运营商都会面对用户增长的压力。但我们在关注用户数量的同时,更关注用户增长的质量,不希望以高额营销成本的代价去换取用户的增量,这是我们的基本出发点。”

尚冰透露,联通已经投入了300万部的手机,其中175万部是价格在700-800元的低端彩屏手机,今年5月供货,6月陆续进入市场。他表示,采用这些低端手机的目标主要是降低CDMA的手机价格,丰富品种,同时促进CDMA的发展。“但我不指望仅凭一种产品就拉大用户数量,而主要是靠联通去引导市场,去引导终端的产业价值链。”他说。

尚预计CDMA下一步会出现平稳的增长,“预期客户数量会有爆炸性增长是不现实的。”

在介绍CDMA转型步骤的同时,尚冰同时还透露了联通今年全年计划的总体资本支出为182亿元。

从联通上半年业务看,GSM业务总体增长已经大大超过联通的年度预期目标,达到6.6%。加上今年3月联通取得澳门CDMA的牌照,因此公司高管决定提高资本支出水平。

“部分地区和分公司的网络资源紧张、网络容量不足,已经成为制约GSM有效发展的很大问题,所以我们决定适当加大对GSM网络建设的投入。同时,为了满足部分国际漫游用户的需要,以及部分用户对数据的需求,我们决定选择在北京、上海、广东的广州和深圳等骨干城市把GSM网络升级至GPRS……”尚冰说。

由此算来,联通今年的资本开支有可能达到200.5亿元。不过,尚冰也指出,随着市场形势的趋好,不排除在总体资本性开支的预算内新增10%的举措。

但外界质疑联通能否拿出如此多的资金。首席财务官佟吉禄信心十足地说:“我们自有现金流很充足。”上半年的财报显示,联通的自由现金流已经提升至79亿元。

佟吉禄同时介绍,上半年联通母公司全资拥有的承建CDMA的网络公司已经利用对上市公司应收的网络出租租金作为财务支持,通过中金公司进行直接融资,这次融资规模32亿元,成本比同期的银行贷款利率低了2%左右,对母公司CDMA网络建设降低成本很有帮助。“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从长期来看是有好处的。”他说。

对于不久前完成的100亿元的债券融资,佟吉禄坚持并非用于业务发展,而是为了降低集团的融资成本。“这次发行债券很好地改善了我们的债务结构,使我们的财务更合理。”他说。

不过,参加中期业绩汇报的一些香港分析师私下表示,联通提高对CDMA和GSM网络的投入是正当之举,但是由于中国电信业重组改革前景未明,如果未来被迫要卖掉一个网络的话,现在的投入就显得很浪费了。

欧美大国向来以“自由贸易”的创导者自居,动辄指责别国“不遵守自由贸易游戏规则”。似乎当今世界只有它们才是自由贸易的典范。不过,最近比利时《回声报》有一篇文章,指出了它们所鼓吹的自由贸易的虚伪性。文章说,欧美的自由贸易规则其实都是针对别人的,对它们有利时就拿来用,不利时就用“经济爱国主义”挡回去。

这篇文章的题目《中国成为经济保护主义的理想靶子》,真是一语中的!文章以较大篇幅叙述了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失败的过程,指出美国才是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大师”,无论在保护本国钢铁业、制造业或实行农业补贴方面,美国不仅根本不理会别国的指责,而且还“理直气壮”地实行贸易保护政策。不过,文章同时指出,贸易保护主义绝非美国专利,欧盟国家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文章以最近法国政要一齐出动,捍卫达能集团为例说明,欧洲国家在维护本国利益时,同样不遗余力。

达能集团是法国农产品加工业的一面“旗帜”,达能酸奶在欧盟各国家喻户晓。这样一个令法国骄傲的标志性企业,一度成为美国百事可乐“觊觎”的收购对象。消息刚一传出,法国政界就为之震怒,总统希拉克带头,政坛重量级人物一齐出动,表示决不让法国企业落入美国之手,结果是百事可乐知难而退。当然,此时的法国早就把自由贸易规则抛到九霄云外。

《回声报》文章认为,无数事实告诉人们,形形色色的保护主义在欧美还“大有市场,经济上的民族主义不仅没有死亡,而且还是个被不断强化的价值观念”。

正是在这种经济民族主义和“经济爱国主义”的驱使下,欧美国家在处理与第三国经贸关系时,常常采取双重标准:需要时,大谈自由贸易;不需要时,便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的保护主义行为辩护。近年来,中国作为当今最大、发展最快的发展中国家,不断成为欧美保护主义的攻击目标,甚至成为牺牲品。中欧纺织品贸易争端就是一例。本来,中国物美价实的纺织品进入欧盟国家,广大消费者受益匪浅。对此,欧盟的进口商与零售商也是欢迎的。然而,仅仅因为当地部分纺织品企业抗议,欧盟就置消费者、进口商与零售商的利益于不顾,选择了对本地企业的“保护”,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口。而现在,就已经出现了对消费者不利的后果,如法国媒体所说的那样,欧洲市场的长裤与套衫明显少了。

保护主义倾向显然不符合贸易不断开放的潮流。在经济全球化发展势头强劲的今天,帮助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仍然是国际社会面临的急迫课题,发达国家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在贸易方面,早就富裕起来的发达国家理应大方一些。对发展中国家实行“双重标准”,动辄采取“制裁”或“反倾销”措施,显然不合潮流。摒弃保护主义,开放本国市场,既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摆脱贫困的重要途径,也能够令本国人民获益。但愿欧美大国别再打着“经济爱国”的旗帜,推行霸道的贸易保护主义了。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体育讯在今天凌晨结束的一场英超比赛中,曼城队主场2-1击败普茨茅斯队,在英超中目前暂时排名第二。中国球员孙继海下半场替补出场,并有格外出色的表现。

上半场曼城队基本上控制了比赛,但是他们没有得分,雷纳,巴顿多次威胁对方球门,但普茨茅斯队的前利物浦和皇家社会队门将维斯特维德身手不凡,多次阻挡了曼城的进攻。

下半场开始后,皮尔斯作出了一次罕见的换人决定,他用孙继海换下了右后卫米尔斯,对于球队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调整。皮尔斯用孙继海出场,目的就是利用他的进攻能力顶替米尔斯。

孙继海出场后,在右路显得格外活跃,他在第47分钟传中,但被门将维斯特维德没收。第51分钟孙继海再次传中,但是这次被斯蒂法诺维奇破坏。

第52分钟,孙继海在右路防守卢阿卢阿的时候犯规,普茨茅斯赢得任意球,随即法国前卫罗伯特传出弧线球,曼城门将詹姆斯出击判断出现失误,他已经出击接对方传中球,但谁知对方黑人前卫维亚法拉突然高速插上,前点头球攻门,球飞进球门,曼城0-1落后。

第55分钟,孙继海右路带球突破,对方前卫维格纳尔防守孙继海时犯规。第64分钟,孙继海的传中被对方后卫奥布赖恩及时解围。

曼城毕竟技高一筹,他们在第66分钟和第69分钟连续射进两球,特别是第1个进球,孙继海分球给辛克莱尔,后者传给巴顿,巴顿传中雷纳得分将比分追平。3分钟后科尔进球反超让全场沸腾了,科尔冲到了场边和主帅皮尔斯拥抱,孙继海也来到场边和科尔紧紧拥抱,最后庆祝的队友逐渐散开以后,孙继海还摸摸科尔的光头,科尔也很高兴的拍了拍孙继海。

最后时刻普茨茅斯发起反击,但孙继海这一侧没有给对方什么机会,在孙继海的紧逼下,他的老对手罗伯特只有一次传中,而且质量很差被詹姆斯没收。

相比同样担任右后卫的米尔斯,孙继海的登场无疑要在进攻上活跃的多,他大大加强了曼城右路的攻击力量。在防守上他比较好的看住了法国人罗伯特,赛后他获得了全场最高分。

“我们并没有跟大唐等公司合并的打算。”面对外界传言,8月18日,很少面对媒体的上海贝尔阿尔卡特(ASB)总裁狄加向记者表示。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虽然国资委对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影响力仍然相当巨大,但是从2001年10月23日《上海贝尔公司中方部分股权转让予阿尔卡特公司的备忘录》签定之后,阿尔卡特实际上已经取得了对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控制权——阿尔卡特持有该公司50%+1股的股权。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将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同大唐、普天合并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法律界人士称,“只有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控股股东,即阿尔卡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公司股权的转让。”

“阿尔卡特将更好的利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低成本的制造和研发能力。”在狄加看来,作为阿尔卡特在亚太区的旗舰企业,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阿尔卡特全球体系中承担的角色越来越重要,阿尔卡特要做的是继续加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研发和生产能力,不可能轻易放弃对它的控股权。

“这个研发中心一年的投资大概是3亿元。”8月18日,狄加在成都宣布: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将在成都成立一家研发中心。

据了解,该研发中心共有300名研发人员,其中的120多人已经从美国和欧洲培训完毕,研发中心将致力于移动通信技术和解决方案的研发,包括移动NGN和微波传输等。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2003年在成都成立的光通信研发中心将并入到新的研发中心中去。2004年,阿尔卡特取得的美国SBC17亿美元的订单中,其7302ISAM接入平台就是由其位于成都的光通信研发中心贡献的。

此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已经有2000多人,作为阿尔卡特在亚太地区的旗舰公司,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研发中心已成为阿尔卡特全球三大研发支柱,2004年研发经费达1亿美元。

“我们会持续的增加在中国的研发投入。”狄加透露,目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已经承担了阿尔卡特全球20%的研发任务。

2004年,阿尔卡特的研发经费占销售收入的13%,约20亿欧元。阿尔卡特共有16000多研发人员,在全球设立了北美、欧洲、亚太三大研发基地。三大研发基地下,设立了六大研究与创新中心,主要从事前瞻性的技术研究和开发。目前研创中心共有500名研究人员,分布在比利时安特卫普、法国马库斯、德国斯图加特、美国达拉斯、加拿大渥太华、中国上海。

作为阿尔卡特持有黄金一股的承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不但能直接共享阿尔卡特全球先进的技术,而且建立了自主研发和技术创新体系,公司产生的所有知识产权完全归公司自主所有。

实际上,在2002年阿尔卡特取得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控股权之后,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不断加大研发投入:2002年6月,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成立了国内首个开放式、端到端的3G网络应用中心;2003年2月在成都成立了光通信研发中心;2003年7月在上海成立了第一个全系列的光网络集成中心;2004年8月成立了阿尔卡特在亚太区第一个下一代网络业务体验中心;2005年4月在上海成立了阿尔卡特亚太区IPTV方案研究中心。

新建的成都研发中心还将继续扩大投资,“到明年,这个研发中心将扩充到500人的规模”,狄加透露。

信息产业部此前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2004年的出口额为34亿元。数据还显示,2004年,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营业收入为113亿元,利润总额近9亿元。

而阿尔卡特也积极在全球推行“一个公司”的策略,使得各地的合资公司能够充分利用其在全球的资源。

“跟华为和中兴相比,我们的优势就是可以充分利用阿尔卡特在全球的资源。”狄加分析说,阿尔卡特2004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23亿欧元,业务遍及130多个国家,“比如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泰国的项目需要100个工程师来实施,那我们就可以从阿尔卡特泰国分公司借五六十个人。”

此前,泰国的移动运营商TAOrange宣布采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移动NGN解决方案,用来降低GSM/GPRS移动核心网的运营成本,优化3G/UMTS的引入投资成本,整个订单高达10亿元。

在狄加看来,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可以利用阿尔卡特遍布全球的资源,这是华为和中兴所无法比拟的优势。由于阿尔卡特的业务已经遍布全球130多个国家,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分公司,这些分公司的人员不仅熟悉当地市场,一般都同当地的运营商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样,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在进军这些地区的时候就有了良好的基础。而中兴和华为不得不在当地自己设立分公司、派驻工作人员慢慢做起,这样,其成本也将不断上升。

同中兴、华为很多订单位于亚非拉地区不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很多出口合同都在较发达地区。“我们很多同行都是合同一签订就宣布了。”在狄加看来如果一个项目的融资和资金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很多合同最终没有办法实施,同时,由于电信合同实施的时间相当长,“很多宣布的合同最终都没有执行。”

此前有消息称,在中兴宣布的海外合同中,有高达100亿元的合同还没有执行。

不仅是在泰国拿到了10亿元的订单,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今年还在东南亚和东欧等地获得了40亿元的订单,很多项目已经开始实施,“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各占50%。”狄加告诉记者。

“我们并不惧怕中兴和华为的竞争。”狄加对记者表示。目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同中兴、华为除了在手机终端之外的各个领域都有竞争,“我们在GSM网络方面比较强,而中兴在CDMA网络方面比较好。”

“华为和中兴确实很有实力,管理方式也很有效率,但是目前华为同中兴宣布的合同很多并没有执行,而且其合同很多都在第三世界国家,这些国家的很多运营商本身的财务状况并不好。这种项目我们不会做,因为即使做了也拿不到钱。”狄加告诉记者。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