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创业压力大想放弃 浙江人称宁死也该做老板

2015-09-28 08:22:13 来源:娱乐天地

2005年6月16日,乌鲁木齐第82中学11名学生结伴来到乌市红雁池水库进水口处游泳时,其中三学生不慎溺水身亡,14时30分左右从多方面开始打捞,直到记者发稿时,二个孩子的尸体被相继打捞上岸,另一个还在打捞中。

16时左右,记者赶到现场时,警方正组织有关方面用高8米的鱼网在全力打捞溺水身亡的三名学生,该水库周围均设有“禁止下水游泳”字样的警示牌。据了解,溺水身亡的三名学生均系乌市第82中学初三年级的学生,由于明天中考,校方于6月15日下午便开始放假,让学生在家里复习,以调整状态应对中考。

据该校初三年级班主任夏老师说,溺水身亡的三名学生分别为小谢、小刘和小孙,三人都是他班上的学生。据了解当时共有11名同学(本班9名,其他班2名)在校方和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结伴来游泳。6月15日放假时,这些学生还对他说:“老师,带我们出去玩吧!。”他当时给学生们说等考完试后再去玩,没想到这成了和自己心爱的三名学生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17时55分被第一个打捞上岸的死者小谢的母亲说,孩子今年17岁,经了解,当时溺水身亡的三名学生是先下水的,岸上的其他同学看到三人已失足后,其中一人下水紧急营救,不慎也失足掉进了水里,看到该情况后,岸边钓鱼的一男子急忙将该名救人者救了上来,随后孩子们便吓得有的跑掉了,有的在等待大人。

她说,当时还有一个快艇在孩子们落水点附近,那名钓鱼者大喊让快艇上的人快救孩子,没想到那只快艇便转弯急速离去了。

死者小刘于20时38分被打捞上岸,其表哥说,孩子今年15岁,中午左右接到刘某来的电话说他和同学在该水库钓鱼了,当时他还告诉刘某不要下水游泳,没想到便出了这样的事。

近日,“麦当劳”在成都某电视台播出这则新广告,因其中含有消费者向商家下跪“求折扣”的镜头,引起了许多成都市民的质疑甚至反感,而广告界业内对这则广告的创意也褒贬不一。昨日,成都市工商局接到市民投诉后,表示将仔细审查该广告,看是否有侮辱中国消费者之嫌。

昨日中午,记者在位于总府路的麦当劳餐厅内的大屏幕上也看到了这则广告。记者身旁一位30岁的中年男子说,“心里不舒服,把我们消费者说得太没骨气了!”记者随后在该餐厅调查后发现,20岁左右以及40岁以上的顾客大部分都认为这则广告的内容“不太妥当”。有市民认为,“就算麦当劳本意确是为推广产品,但在对我们传统文化上的细节把握却显得有些稚嫩了。”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麦当劳(中国)餐厅食品有限公司,获悉此事后该公司市场部王颖女士连称“误会!”她称,这则广告是最近刚投放,名为《追债篇》,谈到该广告的创意时,王颖女士表示,“现在许多商家都会打折和做促销活动,但真正的打折时间都比较短,麦当劳了解顾客天天都想拿到物美价廉商品的需求,所以才设计了这个故事情节。”设计下跪的细节是为了“让广告显得轻松和幽默,绝对没有诋毁消费者的意思。

全球著名广告公司、北京奥美集团一名创意人员笑称,市民有这样的观点显得过于敏感了,“这则广告与产品本身的属性很符合,采用轻松搞笑的手法来表达,更能让消费者接受!”成都天梯影视广告制作有限公司的媒介总监张雪小姐则持有不同的看法,“作为广告,在最初的创意上肯定要顾及消费者的心理,作为企业,制作广告时更需考虑所面对消费群体的传统文化观念!”

昨日接到市民的投诉后,成都市工商局广告监督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将仔细查看这则广告,然后再根据实际内容查看是否有“侮辱消费者”之嫌疑。

6月16日12时,安徽淮北动物园里,刚刚出生24小时的4只东北虎趴在一只母家犬的怀里,争先恐后地吮吸着乳汁。由于母虎缺奶和小虎安全考虑,饲养员找来3只正在乳期的家犬,当起了临时的“虎妈妈”。

国际在线消息:凤凰卫视6月17日消息,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17日证实,中国海军一艘新型核潜艇于16日晚在成功发射一枚“巨浪2”型潜射弹道导弹(SLBM),成功击中新疆内陆沙漠中的目标。

报道称,2001年就已经确认中国将进行新型潜射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去年12月,美国的媒体引述美军一名官员说,已侦察到中国海军已建成一艘可发射洲际导弹的新型核潜艇。不过当时该官员认为,虽然这种新型核潜艇已经建成,但是要安装导弹以及巡航,还需相当长时间。

报道称,目前中国拥有30枚洲际导弹(ICBM),并且为对抗美国的反导措施,加强了多弹头技术的开发。报道分析称,中国通过对洲际导弹的试射,可有效制约美国介入台海战事。

本报讯(记者赵晓路)俗话说“虎毒不食子”。14日,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一只母狮却在产后第二天,将自己生下的一窝3只小狮子全部吞食。据推断,造成“惨剧”跟这头母狮初次产子、环境改变有关。

昨天上午,母狮豆豆在狮园的草坡上若无其事地晒太阳。此前一天,它因吃掉自己的孩子,被关在单间“反省”了一天。6月13日晚,已关在产房6天的豆豆趴在地上很长时间都没动弹。第二天早上,产箱里多出了3只小狮子。饲养员小汪告诉记者,当时豆豆把孩子撇在一边,任小家伙嗷嗷叫唤也不理睬。下午4点,小汪惊讶地发现产房只剩下一只小狮子。豆豆一边喂奶,一边温柔地舔着惟一的孩子,嘴边挂着血迹。“不好,小狮子被吃掉!”小汪瞪大了眼睛,确认3只狮子只剩下一只了。

“一些母兽有吞掉弱小的幼崽的本能,如果开始喂奶了,应该不会再吃了。”为保险起见,饲养员给豆豆额外加了两斤晚餐牛肉。但是当晚,最后一只小狮子还是难逃厄运,被母狮吞食。“豆豆刚4岁,对人特别友好,脾气很温顺,这是它第一次生产。”小汪回忆说,豆豆此前一直和两个伙伴同屋而眠。“可能是环境的改变让它有些不适应,太紧张了。”15日,豆豆被单独隔离观察,饲养员没有发现异样。昨天一早,它重新回到狮园运动场。饲养员开车观察了3小时,“豆豆跟没事人一样”。

动物园负责人吴经理说,一些母兽有可能抛弃或吃掉最弱小的幼崽,这是种族繁衍的本能。“但母狮连吞3个小狮子太少见了。”他分析说,这可能与母狮第一次生产太敏感有关,母兽一旦认为幼崽所处的环境不安全,也可能转移幼崽,出现“过激行为”。

大学生在校外租房曾一度被叫停,然而通过有关部门一段时间的努力,这种现象不但没有改观,反而有人给学生校外租房填了一道“佐料”:出租住房者经营起了可供男女一起淋浴的“鸳鸯浴”,光顾者几乎都是附近租房住的大学生。6月15日,记者接到报料后对此事进行了走访调查。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安宁区廖家庄,根据知情者的指引,记者在廖家庄一条较为繁华的巷道里,看到拐角处一小巷道口的墙上挂着“**淋浴”的牌子,标牌指示该淋浴澡堂就在20米左右深的小巷里。就在记者穿过小巷的时候,迎面从该澡堂里走出学生模样的一男一女,他们互相说着什么,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没有丝毫的羞涩。随后,记者以洗澡为名来到该澡堂门口,往里进去是柜台。据服务员介绍,柜台后面就是两间双人淋浴间,侧面是一条小通道,两边全是一人间、二人间和三人间的淋浴室。走到尽头,左右各有一小通道,两边同样是各类淋浴室,共20间左右。每个房间都是瓷砖装修,里面配有淋浴喷头和衣物柜,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陈设。

对此,一位曾在这里洗过澡的女大学生说,当时她和另一名女同学到该澡堂去洗澡,服务员说两人间没有了,要稍等一会。就在她们等待时,发现从两人间走出一男一女,站在镜子前输理头发,她俩觉得很不好意思,那一男一女学生反倒若无其事。之后,记者走访了部分去过该澡堂的大学生,据他们说,该澡堂收费每人3元,生意一直很不错,尤其是供男女一起洗澡的两人间很受欢迎,周末的时候,还需要排队等候。那么,进两人间洗“鸳鸯澡”的大都是些什么人呢?受访的几名大学生说,他们大都是在附近租房住的大学生,由于收费不高,一些同居的大学生就选择去那里洗“鸳鸯浴”。他们说,这种“鸳鸯浴”明摆着就是给这些学生提供方便的。

记者在对几名学生的采访中了解到,这家“鸳鸯浴”的存在,在学生中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因为很多学生都知道。提起这家“鸳鸯”淋浴,大部分学生表示不能接受,认为严重超出了学生的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会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但也有少数学生对此不置可否,认为这纯属私事,只要自己不去那里就行了。文/图本报记者李彦箫实习生王瑾

光华路是拘留所出入的主要通道,有小路和拘留所正门相连接,事发后大批警员迅速对光华路及其附近区域展开调查。

“晚上9点52分,车上电子屏幕跳出一行文字,大致内容为:凡在闵行颛桥地区发现有不穿鞋或者穿黄色拖鞋的可疑人员,请及时报110”,前天晚上当班开车的大众出租车公司司机金师傅回忆说,消息是由公司电子调度中心发来的,金师傅心中一怔,警惕起来。

“10点刚过,别在腰间的拷机嘟嘟叫起来,公司安全服务部又通过给每个司机配备的寻呼机发来同样内容的指示”。记者了解到,当晚至少有上千名出租车司机收到类似的信息,参与协查。

“民警上午刚刚从渡口带走两个人,但不清楚是否就是昨晚出逃的人员。”上海市轮渡公司人员表示警方已经在相关渡口布控。

昨天下午2点,记者来到闵行渡口。客渡进口处停着一辆警车,车上两名警员密切关注着进站的人群。渡口工作人员说,该渡口通往奉贤、金山地区,今天的检查特别严格。

下午3点,在上海铁路南站入口处,记者看到五名民警仔细关注着进站人群。有列车到达后,又有五六名民警在出口处严格检查,要求部分旅客出示身份证件,并有警员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进行登记。作者:陈鹏庭

日本性教育“从娃娃抓起”。这种标有明确男女性征的布娃娃既有玩具的特性,又可直观地表达最基本的生理知识,从而达到“寓教于乐”的效果。目前日本的大多数小学都已普及性教育,而到了中学,学生们已经可以从课堂上学到一些粗略的避孕知识了。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九梅通讯员李聪明)网上在逃犯任某在外逃亡5年后6月6日在河北省被抓获,目前被羁押在呼市第三看守所。

2000年4月4日晚,任某、赵某、郝某、邢某4人在呼市玉泉区通达舞厅跳舞时,看到同村的张某同一女孩连某跳舞,几人心生歹意,等连某二人离开时,4人悄悄地开着一辆白色2020吉普车尾随其后,在半路上将两人强行拉上车。4人欲强奸连某,张某不答应,愤然离去,4人驾车强行将连某带至呼市郊区前巧报村菜地的偏僻小路上,不顾连某的反抗,在车上将其轮奸。

接到受害者报案后,办案民警迅速侦破此案,将犯罪嫌疑人郝某和邢某抓捕归案。犯罪嫌疑人任某和赵某批捕在逃。2005年6月2日,在逃5年的网上逃犯任某在河北省沧州市火车站候车室被当地铁路民警抓获。

新华网石家庄6月18日电(记者吕国庆陈玉)近日,河北省定州市绳油村部分村民遭到一伙不明身份人员持械围攻,造成6名村民死亡,数十人受伤。河北省对这一事件高度重视,迅速展开调查处理,目前包括组织者在内的22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

6月11日凌晨4时30分,在定州市绳油村附近的国华定洲电厂灰场建设用地上,约300余人持械袭击在现场聚居多日的数百名绳油村村民,致使2名村民当场死亡,另有4人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数十人受伤。河北省委、省政府对此事件高度重视。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省长季允石闻讯后当即指示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抽调精干人员组成督导组,迅速展开调查,依法处置,保护群众合法权益。强调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随后,河北省派出的处置定州“6·11”事件工作督导组赶赴定州督促指导。

据了解,经过河北省公安厅、保定市公安局和定州警方的努力,公安机关侦破工作取得初步进展。现已初步查明,事件是由定洲电厂灰场工程承建人张某及其丈夫甄某等人策划组织的,目前包括张某、甄某在内的22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归案。

与此同时,河北省组织力量全力救治伤者,妥善处理死者善后事宜,安排51名受伤村民住院治疗,并为受伤但未住院的村民检查了伤情。一批党政干部组成的工作组进驻绳油村,面对面地做群众工作,帮助群众搞好夏收,解决实际问题。

据保定市事件处理领导小组初步调查,这次事件的起因是国华定洲电厂灰场建设承包方与绳油村部分群众的征地纠纷。国华定洲电厂是国家“十五”重点建设项目,用于灰场建设的土地属于绳油村,因该村部分村民对征地补偿不满,从2004年初开始双方纠纷不断,部分村民搬住到这块土地上反对施工,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据了解,保定市依据程序已对定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进行了调整,新的定州市领导正积极与群众对话、沟通,解决群众提出的问题,各项工作正在积极进行中。

中新网6月18日电据上海市公安局消息:6月16日从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治安拘留所脱逃的22名在押人员中,已有11人被抓捕归案,2人投案自首。

消息说,“6.16”集体脱逃事件发生后,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十分重视,实地察看现场,并就处置工作作出明确指示。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吴志明闻讯后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缉捕工作。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数千警力和治安力量迅速到位,展开缉捕行动,数十分钟内,全市车站、码头、出入市境道口、内(外)环线上下匝道等分别增设并加强了警戒和查堵力度。脱逃者的详细资料和照片也通过广播、协查等方式,广泛发往社区、饭店、旅馆、出租车公司。无形的法网在刹那间织就。与此同时,警方深入社区调查走访,耐心细致地做脱逃人员家属的工作,希望他们规劝脱逃人员向警方投案自首。

案发后一小时,脱逃人员黄某便在颛桥镇光辉村被设卡盘查的公安民警抓获。当晚,另四名主要犯罪嫌疑人郑文亮、王国彬、朱浩杰和李井雷合乘一辆出租车惊慌出逃,后发现周围有警方设卡,便分两路逃窜。6月17日上午10时许,朱浩杰和李井雷在逃亡嘉定的途中落入法网。6月18日中午12时40分,在江苏警方和南京铁路公安处的大力协助下,惊魂甫定的郑文亮和王国彬在南京铁路西站束手就擒。脱逃人员陈某和曾某则在6月18日向警方投案自首。

截止发稿,22名脱逃人员中已有13人归案。警方的缉捕行动仍然在进行中;郑文亮等四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警方规劝依然在逃的不法人员:法网无边,回头是岸,尽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警方同时希望人民群众积极举报,提供线索,举报电话:110。对隐匿、包庇脱逃人员,知情不报者,警方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忻文轲)

“小时候,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枯黄的面颊上,一双大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里,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眼。宋强,这个吸了17年的“老烟民”,曾经拥有百万元资产的富翁,低下头,缓缓将自己17年来惨痛的回忆翻开。

宋强的家在西安南郊。父亲是单位里的干部,忙起来多少天都回不了一次家,母亲的工作也比较忙,所以,宋强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着。作为家中的长子,聪明听话的宋强深得奶奶的宠爱,学习成绩也总是在班里名列前茅。小学毕业后顺利地进入了一所重点中学,可就在家人对他寄予厚望的时候,一伙“不良少年”却闯入了宋强的生活。打架斗殴,见谁不顺眼就“办”谁,在一个懵懂的男孩看来,这种生活方式总是透出几分不羁的洒脱。

“我也想变得跟他们一样‘扎势’!”在宋强幼小的心里,正有一种可怕的念头在萌生。他渐渐地和那些人熟识起来,学会了打架、学会了吸烟、“泡”女孩,学会了用杯口那么粗的木棒往别人头上猛抡……

不久,10个14岁、15岁的孩子拜了把子,每人用刀片在自己左手腕上割一个“十”字,发誓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还给自己的帮派起了一个名字叫“十兄弟”,宋强就是其中的老三。因为把别人打伤住院,学校将“十兄弟”同时开除。

儿子不去上学了,整天跟“混混”待在一起,父母心里又急又气,托遍关系强行把他送去外地参军。本来以为宋强离开了西安,可以安心在部队接受教育了。谁知就在当兵刚一年时,他却趁派往外地的机会,两次偷偷跑回西安找“十兄弟”玩。最终被连长发现,宋强又得提着行李离开了部队。

刚到家,自然免不了父亲的痛斥,而宋强却不以为然,大门一甩,当晚就住进了“老二”家。在他离开西安期间,其余的兄弟开始结伙在公交车、大街上绺窃,手头上还多少有了些钱。第二天中午,大家在小酒馆要为宋强接风,两瓶白酒下肚,他们又到老二家叙旧聊天。聊得正欢,老二突然神秘地说“我给你们拿点好东西”。只见他拿出了一块乒乓球大的“黑膏子”。几个人在老二的指导下,放在锡纸上吸了起来。临走时,老二又将食指肚那么大的“黑膏子”送给宋强。

三天后,宋强跟这个黑糊糊的“膏子”产生了“感情”,“不吸两口,总感觉心里少了点啥”。很快,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宋强已经通过老二买了五六次,一次一百元的量只能维持3天。“我在家待着没有收入,哪来钱买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当时台球厅挺受欢迎,于是,宋强向父亲提出经营台球生意的想法。看来儿子知道要自食其力了,父亲当即欣喜地拿出钱一把交给他。几个台球案子,每天可以净赚100多元,在1989年,这个数目的确不小。可宋强却每次一拿到钱,就迫不及待地交到“烟贩”手里,那时的他已经改抽了“皮子”(即鸦片)。一年后,宋强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一家工厂从事保卫工作,可是也是因为吸毒被别人发现被开除。

1990年夏的一天,宋强正躲在自己的屋子里贪婪地享受鸦片的“快感”,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他转回头一看,母亲的双眼正直直地瞪着自己,随即猛地一头栽倒在地。宋强一反应过来,赶紧使劲掐母亲的人中。过了一会儿母亲醒了,号啕大哭直到深夜。

“我就不信改不了你的坏毛病!”当时父亲通过朋友在海南找到一家小酒店,10多万元的投资,就是为了让宋强离西安远远的。1991年初,宋强来到海南三亚,行囊里却还装着几两鸦片。

虽然酒店地方不大,但生意还算挺好。让宋强惟一不满的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三亚,还是一个刚刚开发的旅游区,拿着钱找毒品买都买不到。

隔了两天,宋强实在等不及了,疯了似的坐飞机奔到广州,终于买到50克海洛因。“我不习惯抽白的(即海洛因),最后想了想,干脆飞回西安买,反正谁也不会知道。”在海南的三年里,为了回西安买烟,他自己也数不清坐了多少趟飞机,只知道三年内赚的100万,有一多半都“贡献”给了毒品。

1993年回到西安后,宋强用在海南赚的钱投资在小寨开了一家烟酒批发店。灵活的生意头脑让他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小店也逐渐在南郊地区有了名气。但滚滚财源带给他的并不是幸福,而是纵容他对毒品滋生出更严重的依赖。5年后,宋强因在店里替人窝赃被判入狱2年半。就在刚出狱不久,家里传来噩耗:奶奶病重!

自小和奶奶最亲的宋强最终也没能赶上见奶奶最后一面。“我奶刚‘走’我才赶到,跪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不知道哭了多久。”说到这里,宋强又忍不住掉下眼泪。后来,他才知道奶奶弥留之际,吃力地说道“我那大孙,不争气啊!”老人话音刚落便撒手而去。“奶奶最牵挂的人不就是我吗?可我就是……我恨死自己了!”

2002年冬天,宋强偶然结识了一个善良的女人阿欣,两人迅速陷入热恋。32岁的儿子娶媳妇,在宋强的父母看来,自然是求之不得。可自己的儿子是这么不争气,他们不忍心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有所隐瞒。于是在结婚之前,把儿子吸毒的事一五一十地对她讲了出来。阿欣的回答却令人意外:“我俩都想好了,结婚之后买个车跑运输,我一定能让他把烟戒掉。”

梦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有诸多无奈和痛苦。2004年秋,阿欣和宋强离婚了。宋强把所有的财产全都给了阿欣,只有1岁多的儿子留在了自己身边。

签完字的那一刻,阿欣沮丧地说了一句:“当初结婚前,我就是想和毒品赌一把。但现在不得不承认,我赌输了。”在这场赌博中,无论是阿欣还是宋强都输惨了,胜利只属于那个可怕的毒魔。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