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挖出菲律宾裔间谍 美国政府处境尴尬

2015-10-30 06:46:11 来源:娱乐天地

医疗的本质具有两重性:一是权利,二是商品。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名誉院长杜如昱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基本医疗、急救、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救治,这是每个人应享有的基本权利;而不同的医疗价格享受不同的服务,此时的医疗服务便成为一种商品。政府应负责基本权利的那一部分,为那些交不起钱的贫困线以下的人支付急救的费用,增加专项资金“埋单”。这就是说,对贫困人群的救助,医院作为医疗机构,承担的主要是医疗技术问题,至于为病人交费的责任,则应该是政府或社会的事。但目前在我国,医疗救助体系还没有建立,没有这方面的专项资金。

医院的本职是做医疗,教学成本应由教育部门承担,科研成本由科研部门支付,对特困人群的救助费用则应由政府及社会“埋单”,桥归桥、路归路,谁的事情谁负责。但目前在我国,却是一笔糊涂账:教学医院承担着教学任务,但作为教育部门的大学除了不支付这部分教学费用外,教学医院每年还要向大学上交管理费,科研也是这种情况。在没有医疗救助专项资金的情况下,医院不仅要负责治病救人,而且治病救人的费用也要由自己“消化”:医院不能见死不救,这有悖于医务人员救死扶伤的天职;而医院履行了天职,就得为自己的天职“埋单”。据记者调查显示,目前在北京,每家大医院每年为此垫付的费用少则几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

这并非是在为医院说话或是开脱。因为在没有医疗救助资金的情况下,要医院自己掏腰包救人,肯定是不大情愿的———高尚的情操也需要合理的制度予以鼓励和支持。

杜如昱教授认为,基本医疗保险受国家整体经济水平和地区差异的影响,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发展需有个过程;但对特困人群实施的紧急医疗救助应及早立法解决。

目前在欧美等国,政府都设有医疗救助资金,专门用于给没钱的穷人治病。国际外科学会会员、北京大学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李书隽教授告诉记者,在美国,特困人群在政府指定的公立医院就医,就可以享受免费的医疗———每个城市都设有这样的医院。这类医院每年可向国家财政报账,经核实后,政府按一定比例为医院“报销”。虽然,政府对医院为贫困人群支付的医疗费用并不全部支付,但支付的比例基本可以保证医院在救治贫困人群时不至于赔钱。也就是说,政府是按照医疗救治的成本价格来支付给医院的。“既然不会赔钱,单为了名声,公立医院通常也乐意做这样的善事。”

但即使在经济发达的美国,在医疗投入占整个GDP14%的情况下,也还是很难完全满足全民对医疗的需求,因而,私立医院如教会医院也会做这样的善事。李书隽教授介绍:“不过,这类医院不向政府报账,其救治贫困人群的费用是由一些社会慈善机构赞助的。”目前在我国,有钱的人不少,但用于投入慈善事业的人并不多。这并不是说中国人缺少爱心,而是政府没有相应的鼓励政策。李书隽教授介绍:“欧美等国在许多慈善机构这种善举的背后,是相应政策的支持,即资金若用于投资慈善事业,便可以享受政府免税的政策。比如赢利100万元,老板拿出50万元做慈善事业,这50万元就可享受免税待遇。但在我国现有的政策下,做慈善事业的人还得照样纳税,这就抑制了慈善事业的发展。”

其实,建立医疗救助资金并非发达国家所专有。杜如昱教授告诉记者,建国之初,政府是有这项费用的。那时,医院为特困人群垫付的医疗费用,经过民政部门的核实后,也是按比例报销的,报销的比例基本上为医疗费用30%~50%,民政部门支付给医院的也是医疗救助的成本费用,保证医院不赔钱或者赔得不多。“但自从20世纪80年代初,民政部的这部分资金和政府对医院的其他的投入一起被取销了。”杜如昱教授说。

从前,医院拥有四条“经济防线”:民政部的拨款用于特困人群的医疗救助;教育部门要负担教学医院20%~40%人员的工资;国家财政要给予医院床位补贴和门诊补贴;医院用于设备更新、环境改善等的资金也由国家财政全额支付。随着市场化运作的实施,公立医院的上述四条防线已全部被取消。如今,对医院来说,给钱的单位少了,要钱的地方却多了:对贫困人群的救助资金要由医院自行“消化”;教育部门不仅不再为教学医院的人员支付工资,医院还要向大学上缴管理费。此外,医院的科研经费、超额的门诊床位费用、职工的各类社会保险基金、医院更新设备、改善环境等费用,也全都由医院担负。“医院的防线没有了,上述各项费用就只好从患者身上出。医院的经济负担转移给患者,医患矛盾的扩大就在所难免。”杜如昱教授说。“市场化的医改方向不仅没有错,而且还远远不够。但是,医改归根结底是为了更好地治病救人。医疗救助体系的缺失,使弱势群体失去了生命最后一道保障,这无论如何是不能令人接受的。”李书隽教授如是说。

12月16日上午10时,持续了几天的寒风仍未止息。北京同仁医院修葺一新的急诊楼大门上方,“急诊”两个红色大字,被阳光镀上了一层幽冷的光。

据《新京报》报道,13日晚寒风初起时,王建民就死于这座急诊楼一层的男厕所门前,死前在楼里待了约20个小时,“在厕所门口的担架车上不停地喊‘疼、救命’,大口大口吐黑血,走廊墙壁上都是血点”,由于“医生说,患者没有生命危险,钱送来了才能治疗”,而没有得到来自医护人员的有效救治。

北京同仁医院的这座急诊楼,外观及内部装潢都相当气派:大厅的醒目位置悬挂着“全国青年文明号”的金色牌匾。连接大厅和诊室的是一个绿色坡道,被命名为“生命绿色通道”。13日凌晨,躺在大厅担架车上的王建民就是通过这条通道被推上一层走廊,并最终殒命于走廊中部的男厕所门前。

走廊两侧制作精美的公告板上公示的“服务公约”中,“保持高度责任心,恪守医德医风”一行字格外醒目。走廊内随处可见身着粉色工作服、佩戴写有“辅医”字样胸牌的年轻姑娘,笑容可掬地回答着病人的问询。但当分诊台内的两位“辅医”被问及“13日凌晨到晚上是谁在这里值班”时,她们马上收敛笑容,正色道:“不知道,去问主任吧。”

走廊中部,两位身穿蓝色服装的保洁员正在配备着全套清洁用具的小车旁忙碌,王建民死亡的位置就在小车右前方,周边各个角落早已被擦拭一新。

据保洁员称,她们是物业公司派来的,物业公司负责对医院进行24小时全天候的保安和保洁。然而提起13日晚上发生的事时,一人说“我前两天病了,今天刚来上班,不知道”,另一人则直截了当地说“不知道”。

采访中得知,整个急诊楼共有18名保洁员,实行“三班倒”工作制。对这些保洁员进行统一调度指挥的,是一位尤姓的领班。

11时,当记者辗转在地下一层的一个小房间里找到尤领班时,她弄清记者来意后说:“我回南昌待了一个月,前天刚回来。13日是谁的班我也不清楚。”顿了顿,又补充说:“每天的情况她们都打电话向我汇报的,我得查查记录才能知道。但我现在有事。”

11时30分,尤领班忙完了手中的事说:“我要去吃饭了,下午两点你们再到这里来吧。”

14时,不断有交接班的保洁员来小房间换衣服。她们对“你们知道13日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吗”的询问,不约而同地回答“不知道”。

当记者在小房间门外拍照时,一个穿着绿色工作服的护士疾步走来厉声说:“这里不许拍照!”5分钟后,急诊科护士长田素英匆匆赶来,同样声称不许拍照,并对记者“未见悬挂禁止拍照标识”的解释不予理睬。当记者问她“13日那天是谁值班”时,她立刻说:“我那天没在,我不知道。”

记者找到急诊科主任王旭东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名自称是科员的女士在电脑前敲打键盘,她说:“主任下班了。”

医院宣传中心一位干事则以“领导都去开会了”为由,拒绝对13日发生的事加以评论。

至此,记者发现,从王建民死亡至目前不到72个小时的时间,同仁医院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已对13日发生的事完全失去了记忆。

始建于1886年的北京同仁医院,是一所以眼科、耳鼻咽喉科和心血管疾病为重点的现代化大型综合医院,目前开放病床1200张,临床、医技科室57个,年门、急诊量115~120万人次。急诊科配有设施齐全的抢救室、急诊监护病房、留观病房、临时观察室和输液室,病床50张……(同仁医院急诊科)以良好的服务、高超的技术、低廉的价格使患者得到最好的治疗效果。———上述内容摘自北京同仁医院网站

不论有多少种理由和说辞,医院都最不应该成为见死不救的发生地。但是此类事件仍然不时地见诸媒体。不过,这次谈论的主角是全国鼎鼎大名的北京同仁医院。

尽管相关此次事件的本来面目,从不同的媒体上来看,还是各说各的理,但事件大致的脉络和最后结果,公众还是能看出个大概的。其实,关于此类相似的报道,从暂缺110元钱而死在福建省连江县人民医院的农民郑铿弟,到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民工王辉因欠医疗费被郑州大学一附院扔到公路边等等,此类事件屡屡发生,一次又一次地引起了舆论的谴责和公众的愤慨。

对于此类事件的频频发生,人们在痛斥当事医生的为医不仁时,也有人归咎于医疗体制的市场化过度才导致了“天使”们惟利是图。这些说法和观点并非没有道理,但问题在于,面临如此巨大的道德压力,为什么医院的“见死不救”不但没能得到遏制,反而在各地频频重演?

在几近残忍的冷漠背后,更让人慨叹的是社会医疗保障惊人的薄弱。实际上,保证每一个危重病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得到救治,不仅是医院的责任,也是相关部门的义务。反思这些本来不该湮灭的生命时,一味地把责任全都强加给医者,至少是不全面的。

笔者以为,更需要反思的是医院以“利益”为轴心的现行运营体制。利润的最大化不仅成为医院的追求,更成为一些医院管理者邀功请赏的直接“政绩”。在目前的医疗体制下,市场化背景下的医院究竟是公益机构还是赢利机构,其定位已变得越来越模糊。要求这些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独立运营的医院代替职能部门的功能,为全体社会成员提供医疗保障,甚至是无限的医疗保障,这可能吗?现实吗?现行医疗体制对“贫困人群医疗救助体系”的缺位,才是造成医院见死不救事件频发的关键所在。

相关职能部门应为公民提供最基本的医疗保障,保证贫困的危重病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得到适时救治。因此,相关部门应该切实承担起责任,建立并完善“贫困人群医疗救助体系”的社会保障,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医院见死不救的发生。

本报讯(记者梁永建)深圳市福田一国企女员工为讨要800元计划生育奖,将总经理堵在办公室约两个小时。老总最后内急攻身,只好在办公室垃圾桶撒尿解急。对此,女员工认为该老总是故意借此侮辱她;而该老总昨日则表示:“我这个老总当得真不是滋味,我才是真正被侮辱的人。”

昨日,记者联系到了当事人郑女士。其向记者介绍说,其是梅林一国有企业的老员工。2003年企业进行竞争上岗,10月1日她被解聘。她于是将企业告上法庭。2004年,市中院判令企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补发郑2003年9月至12月的工资等。记者看到,判决书上写明,该企业有权调整她的工作岗位。

郑女士表示,在她上诉期间,企业未给她发工资,各类福利奖金只给了一部分。近期,企业给员工发800元计划生育奖。她在多次讨要未果后,于12月19日中午来到总经理办公室,要刘总必须给个说法。

据郑女士介绍,其间,一名副总也在办公室,3人一直在办公室僵持,她不同意两名老总离开。下午1时许,刘总称要到洗手间方便。但是她认为对方是在找借口脱身,便说了些气话。随后刘总突然走到墙角的垃圾桶边开始小便。她认为老总这是借机侮辱她。

昨日下午,刘总对此事依然有些不平和无奈。其拿出厚厚的材料对记者表示,法院判决后,企业安排郑女士到电梯操作岗位工作,她未去报到并再次起诉企业。企业经研究决定,在判决下来后,将她的工资奖金一并结算。

刘总说,当天郑站在办公室门口将门反锁,逼迫他和一名副总表态。国企要经过研究才能表态,他一个人无法做主。郑随后守住门,不让两人出门。

刘总说,中午12时他便感到内急,但郑一直不让他们出去,“她还说‘你们可以用垃圾桶撒尿。’”随后,他实在憋不住了,便对着墙角的一个垃圾桶方便。他强调,他方便的垃圾桶和郑隔着一个50厘米宽的墙体,对方看不到他。“说我想侮辱她实在是滑稽,我觉得我被她限制自由两个小时,连洗手间都不让去,我才是被侮辱的人。”刘表示。

据《广州日报》报道,21日上午,家住广州市石牌东路的冼女士向记者反映:几天前,她收到供电部门下发的一张“电费通知单”显示,她家在今年10月10日至12月8日的两个月内,共消费用电777072度,应缴纳电费高达474023.48元。而此前的8月11日至10月10日两个月用电高峰,她家却只消费了480度电。

冼女士对自家电表进行了查看,发现电表被他人给换成了带透明塑料罩的电表,此刻的电表读数为100多度,老电表则不见踪影。“这一切,我们都并不知情,供电部门未做任何解释。”

到底天价电费如何形成?黄埔供电局办公室的有关人士称,经初步调查,基本确认出现家庭天价电费的原因是由抄表数据传输出错引起的。至于换电表的做法,则是采取“轮换换电表”的方式为用户更换,因为是工作常规才未通知用户。

该人士表示,公司决定在详细调查清楚天价电费的来龙去脉后,按实际用电量收取电费。供电公司工作人员已就此事向冼女士表达了歉意,并表示将尽快调查处理此事,给用户一个满意的交代。

本报讯(记者王卡拉)“女儿嫌我丑,让我不要去学校”,昨日,32岁的田丽(化名)从河北保定来到北京,打算通过整形手术,来改变面部形象。

说起整形的原因时,田女士笑得很无奈:“我女儿嫌我丑,不要我去学校”。说话当中,她抹了一把脸。

田女士说,她一共有6个儿女,女儿刘亭(化名)12岁,正在读初中。前段时间,她到学校参加家长会,在老师办公室见到老师时,老师们都说,没想到她会是刘亭的母亲。回家的路上,女儿突然对她说:“老师都说你没我长得漂亮,你以后不要到学校去了。”

田女士说,本来就对自己的长相有点自卑,女儿这句话给她很大的打击,最终促使她下决心来北京整容,“手机都关机了,跟家里撒了个谎就出来了。”

看着已经做完整形手术后面部青肿的其他顾客,田女士表示,为了变漂亮,她什么也不怕,“手术完后回家给女儿他们一个惊喜。”

在得知田女士的整形动机后,该美容门诊负责人表示,因为子女嫌弃长相问题来做整容的,田女士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北京八一中学原心理教师张丽丽听说田女士的事后表示,现在的大部分孩子确实存在这种心理,觉得父母有文化、长相好看是自己有面子。她曾接触过一个女学生,在和老师聊天时会描述自己的家庭和父母是多么的优秀,直到后来老师才发现,这个学生的家境贫寒,父母都是残疾人。

还有位学生的家长送东西时不敢进校门,只是托老师帮忙。张丽丽一问才知道,孩子明确规定,不准爸爸进校门,说被同学看见了丢人。她分析,这是孩子在成长的特定时期里的表现,也受整个社会风气等大环境的影响。

张丽丽建议,作为老师应该正确引导孩子,多开展一些亲子活动,让孩子体会父母的艰辛。父母教育孩子也要有方法,“像这样通过整形来迁就孩子不可取。”

2005年12月23日,西安西京医院全军整形外科研究所,研究员将一只灰身白脸的兔子向媒体展示,据悉,这只兔子在14天以前被实施换脸术,将一只白兔的半只脸移植到这只灰兔脸上,目前灰兔生命体征正常,眼睛可以闭合。随后,三名医生为另一只灰色的兔子再次实施换脸手术。据了解,这是中国首次报道的成功动物换脸术,不久前法国实施了全球首例换脸术。(潇荷摄)

据《广州日报》报道,21日上午,家住广州市石牌东路的冼女士向记者反映:几天前,她收到供电部门下发的一张“电费通知单”显示,她家在今年10月10日至12月8日的两个月内,共消费用电777072度,应缴纳电费高达474023.48元。而此前的8月11日至10月10日两个月用电高峰,她家却只消费了480度电。

冼女士对自家电表进行了查看,发现电表被他人给换成了带透明塑料罩的电表,此刻的电表读数为100多度,老电表则不见踪影。“这一切,我们都并不知情,供电部门未做任何解释。”

到底天价电费如何形成?黄埔供电局办公室的有关人士称,经初步调查,基本确认出现家庭天价电费的原因是由抄表数据传输出错引起的。至于换电表的做法,则是采取“轮换换电表”的方式为用户更换,因为是工作常规才未通知用户。

该人士表示,公司决定在详细调查清楚天价电费的来龙去脉后,按实际用电量收取电费。供电公司工作人员已就此事向冼女士表达了歉意,并表示将尽快调查处理此事,给用户一个满意的交代。

昨晚8点,世界极真空手道盟主卢山初雄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私人顾问沙莫尔洛夫准时出现在广州天河体育馆。去年的佛山惨败,作为日本家喻户晓的骨灰级人物,卢山初雄面临着莫大的压力。也许是意识到日本选手在技击术上的先天不足,卢山初雄今年9月斥资数百万美元在极真空手道运动开展较为普及的俄罗斯举行了世界极真空手道大会,选拔出了此次来华参赛的5名顶尖级高手。其目的便是试图让强壮的俄罗斯空手道高手完成对中国功夫的复仇之战。

第一场比赛在中国选手韩玉柱与俄罗斯选手埃米尔之间展开。也许是尚未适应此次比赛的规则,埃米尔经常出现身体前倾的现象,这正中了韩玉柱的下怀。由于本次比赛的规则沿用了中国散打中允许击打头部的规定,埃米尔时常被韩玉柱用拳击中头部,战斗力被大大削弱。凭借点数上的优势,韩玉柱为中方先拔头筹。

第二场比赛在宝力高和须多维奇之间展开。作为中方阵容中仅次于柳海龙的二号领军人物,刚刚从菲律宾参加完自由搏击大赛而回的宝力高显然正在状态之上,面对实力稍逊一筹的须多维奇,宝力高并未使尽全力便为中国队再添一分,2∶0。

第三场比赛是由柳腿劈挂柳海龙迎战俄方次重量级人物阿扎多维奇。与前两名俄罗斯选手相比,阿扎多维奇显然更难对付。他在比赛中擅长采用先挨打再打人的战术,这令柳海龙在比赛开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适应。在一番试探性的探索和被动后,柳海龙逐渐找到感觉,频频用劈挂腿攻击对手。柳海龙在第五回合中一阵急速的组合拳攻击后,对手阿扎多维奇被击倒在地——3∶0。

第四场比赛在王旭勇和两届俄罗斯联盟冠军阿努阿诺维奇之间展开。作为本次比赛中的唯一一个广东选手,王旭勇在家乡父老面前自然不敢怠慢,在连续的狂风暴雨式的主动攻击后,王旭勇轻松赢下对手。

最后的压轴戏则让人感到非常可惜,现场的观众看完之后纷纷大叹“票价不值”。普京的保镖谢尔盖鏖战中国功夫本来是最为让人期待的。但是这场比赛则仅仅进行了2个回合,而最终的结果还是以谢尔盖的教练抛出白毛巾认输告终。

责编: